立即注冊 登錄

無為力量之黑豆花大駕

2020-1-30 02:23| 米奇影视網xjfyzt.com |編輯: cnone

摘要: 無為的力量
  今日,意外收到助理從習水托人帶來的黑豆花和油辣子,收到時,豆花還熱乎乎的,心裏好溫暖。層層包裹的袋子,難得一份用心,在這草木皆兵的非常時期,尤為難能可貴。


  到小區門衛拿豆花,為我回貴陽後離開家和工作室的處女行,這個“武漢病毒”驚恐的年,人與人的交往,人與自然的交往,人與內心宣泄的交往,被病毒恐慌天然隔離。年的熱鬧喧囂沒有了,年的其樂融融沒有了,年的文化承載也戛然中斷了。

  問候吉祥的拜年不再,親人飯親酒趣不能,朋友也隻能相忘於江湖了,就是現代文明標記的汽車也不能異地幽會了,如此,潔身自好成為輕而易舉,自然而然,以往潔身自好的道德高標線,現在卻成為行為基礎起點,人人可為又不得不為,一直不齒吃喝睡的八戒精神成為弘揚對象,不添不惹不為也是貢獻,顛覆傳統呀!之前讀《道德經》對道法自然的無為勝有為一直心存疑慮,今日病毒開釋,瞬間醍醐灌頂,隻是,難為這無奈的無為了。


  相比現實的無為,網絡卻漫天有為,熱度爆棚,喧囂四起,四海之內皆兄弟,五洲各處有朋友,重災區的武漢,該是網絡之為所欲為,唯恐不為吧!虛擬的喧囂對應的是現實的寂寥,或許,網絡的暴漲的熱度遮掩的該是現實垂落的冰點吧。

  能量終歸是守恒的,沒有真情付出,必然會假意獻媚,貪嗔癡的人性本惡,不也可以為麵具遮掩下真善美的人性光輝?

  多天來,我無為呆著,小小空間,爐子燒得熱熱的,不為有為的守歲,而是因為暖暖氣息裏有著打盹的無為老年本尊,老了,該是自然而無奈的無為了。


  “爐火旁打盹!”

  突然一激靈,這不是我青春時候幻想的老年時光嗎?多年前讀過愛爾蘭詩人葉芝的年份原漿愛情詩“當你老了”

  當你老了,頭白了,睡意昏沉,

  爐火旁打盹,請取下這部詩歌,

  慢慢讀,回想你過去眼神的柔和,

  回想它們昔日濃重的陰影;

  多少人愛你青春歡暢的時辰,

  愛慕你的美麗,假意或真心,

  隻有一個人愛你那朝聖者的靈魂,

  愛你衰老了的臉上痛苦的皺紋;

  垂下頭來,在紅光閃耀的爐子旁,

  淒然地輕輕訴說那愛情的消逝,

  在頭頂的山上它緩緩踱著步子,

  在一群星星中間隱藏著臉龐。

  我老了,真的隻能在爐火旁打盹了,哪有不朽的朝聖者靈魂和深愛著的臉上痛苦皺紋?以前沒有關注詩歌的創作背景,誤以為這是一首有為的絕美愛情詩,數十種譯本,分享和傳遞著詩的優美和愛情的醇香,殊不知,這是詩人一生的痛,用一生有為的真情和守候換取一生無為的痛苦和煎熬,試想,如果詩人有為的隨心所願,抱得美人歸,哪裏會有慘遭無為拒絕而心靈滴血的有為詩作?再一次透徹開悟的無為力量。

  無疑,獲得諾貝爾獎的葉芝永垂時空,“當你老了”也成為不朽,而哪位讓詩人拚其一生有為而最終無為的女神早淹沒於曆史長河,“當你老了”記錄的不是女神無為的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而是女神有為的斷然拒絕和一世冷漠,殘酷的有為催生的苦澀無為的生命之花。

  “她佇立窗畔,身旁盛開著一大團蘋果花;她光彩奪目,仿佛自身就是灑滿了陽光的花瓣”(葉芝描述的女神)。

  不論得與失如何唏噓,也不論有為無為如何翻轉,當年誦讀預期的“當你老了”,今日都變成了現實。老了,真的老了!打盹,失憶,話多尿頻,丟三落四,小便濕鞋了,視力模糊了,隨時隨地的瞌睡,整夜整夜的不眠,我真的老了!青春沒有華麗盛開,老年的熒火如何彌補?花開不當時也寫滿了傷悲呀。“花開堪折直須折,莫待無花空折枝。”悲哀呀,是年華負我還是我負年華?

  老了,歲月積澱的資本,讓我有了可以前往的遠方,可腳力已經無法到達,米奇影视可以與命運抗爭,卻無力與歲月叫板!張愛玲說:出名要趁早。一直以為那是虛榮淺薄,如今明悟,至理名言啦!陽光沙灘下午茶,不是還需要一顆交握欣賞的年輕之心嗎?

  如是,隻有踱步自己能夠抵達的遠方了,“山水、真詩、夢想佳人”,老年無為的無奈,再加“武漢病毒”的侵噬,我的遠方領地,多處已經被殖民了,山水自然畫入了紅線,人性交融的真詩打入冷宮,夢裏佳人搖曳也讓厚厚口罩裝扮為恐龍世界,鳳姐傳奇。遠方,被隔離了!

  廚房油溫、客廳爐暖、臥房被熱就是我的遠方嗎?好一個索然無味了得!

  今天是正月初五,也稱“破五”,破陳年厄運,開新春鴻福,親朋好友聚歡驅趕年獸,煙花爆竹勁道燃放。文化的“破五”傳承已經大打折扣,“武漢病毒”的悲催讓“破年”望洋興歎,破嗎?哪能破!沒有幸福傳遞的沉寂,也不會有病毒相親的苟且,想想消損癌細胞的化療吧,不是有著好多好多健康細胞的悲壯殉葬?

  哈哈,豆花的意外驚喜,不是有意無意間融合了今日之“破五”?我喜歡豆花,喜歡那份溫婉皎潔和山野氣息,熱乎乎的黑豆花。該有怎樣的能量傳遞?元代詩人有詩雲:磨礱流玉乳,蒸煮結清泉。色比土酥淨,香逾石髓堅……這黑黝黝的黑豆花比起白乳乳的白豆花不是更上一層樓?金瑩瑩香噴噴的油辣子,耶,爽呀!此物下酒,爐火旁打盹,不也能感受一番老夫聊做少年狂的豪邁?突然想起明朝大才子解縉寫自己父母磨豆腐,賣豆腐的打油詩,母親推豆腐手轉乾坤,父親賣豆腐肩挑日月,司空見慣的生計平常,卻有著“破”之氣派,是呀,乳汁般流動的豆汁,居然可以點石成金,成為凝脂滑潤的美味豆腐,悄然無為之融合,居然凝結了無中生有的驚現,壯哉!


  豆腐大駕,居然與陽光隨行,今日,有了新年的第一縷陽光,這該是“破”之功德吧!不論自然山川如何紅色警示,人情練達如何封簽耀眼,也不論夢裏佳人如何口罩涅槃,陽光之處,就有“破”之能量循環,爐火旁打盹的老年,“武漢病毒”的肆虐,隻要陽光普照,一切都將灰飛煙滅,一樽還酹江月。


  趁熱,趁陽光,趁心裏“破”之燃情,我特意為黑豆花光臨,製作了清炒萵筍和粉蒸肉,算是侍奉禮遇吧,想“武漢病毒”大駕,封城封路,多種隔離侍奉,這來自遙遠有著真情能量的黑豆花不也需要這樣的尊貴?對,特定時候,尊貴獨享,再開啟一樹花開酒,為黑豆花接風,哈哈!今日之破,有不忘初心,砥礪前行的陽光,有點石成金,變腐朽為神奇的豆花,有粉蒸肉,炒萵筍不記卑微,不離不棄,再有一樹花開的生命強勁,如此,還有什麽恐懼?打瞌睡的無為老年?“武漢病毒”的有為防控?不都會是“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兮不複還”嗎?悲壯,永遠是悲壯。

  生命是一樹花開!


  2020年1月30日淩晨寫於一樹花開工作室

  ?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相關閱讀

最新評論
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