立即注冊 登錄

今日,毅然決然走進陽光!

2018-10-11 23:25| 米奇影视網xjfyzt.com |編輯: cnyelang

摘要: 鳳凰古城,三桐梓叉埡
  (作者:劉楊)
  今日,難得暖陽!
  可惜,直到中午,我才惺忪睜眼,多日,我“躲進小樓成一統……” 過起了美國時間的黑白顛倒生活。
  細雨多日,若非外力“脅迫”,懶於走出自己陋室。劉禹錫有雲“談笑有鴻儒,往來無白丁”,可多日陰雨,國慶長假都減色不少,怎敢期許我陋室之“一樹花開”?
  朋友來電話,“女子學堂”籌備組委會多名美女老師等我一見,商討講課事宜,眾星盼月,組委會有意讓我首講,壓力山大呀!
  中秋國慶,小家大家,奇趣的是,中秋我在細雨之鳳凰古城,沱江澆灌的鳳凰,建築古樸,因沈從文、黃永玉、熊西齡等,文化氣息濃鬱。
  文質彬彬的沈從文和他筆下的沱江翠翠,讓我一直以為鳳凰是柔性的。此次雨中沱江泛舟,虹橋尋古,尤其是沈從文故居參觀,讓我重新認識了鳳凰,重新認識了表麵文質彬彬,而內心桀驁的沈從文。
  沈從文從軍四年,當年麵容俊郎剛毅,與寫作成名後的長衫眼鏡判若兩人。其實沱江字麵之意,有著浩浩湯湯的滂沱大氣。
  不僅如此,鳳凰還有九十一歲撩林青霞,九十三歲開法拉利的沱江漢子黃永玉。黃老左手繪丹青成就大家,右手使拳頭解決矛盾。就此,鳳凰沒有陰柔理由,隻是,沱江邊的翠翠太可人了,誤讀了鳳凰,誤讀著沈從文,當然,也誤讀了翠翠清秀遮掩下陽剛鳳凰和野性沱江。
  同樣的細雨,國慶日,我登上老家的東山, 東山,又稱東山坡,顧名思義,相比周邊,有著絕對的海拔優勢,她離縣城最近,植被茂盛,更有著當地最悠久的寺廟“佛頂山降龍寺”,俗成“三叉埡”。
  清晰記得,我四十多年前來過一次。孩童時期,心無掛礙,有的隻是神秘探尋和登高成長。在那個肚子都填不飽的年代,甭說孩子,就是成人,也鮮有來此燒香祈福。
  就那麽一次童心與佛法的自然邂逅,“三叉埡”成為我心裏的聖潔。
  國慶之日,細雨登山,有信仰的民是幸福的,寬容民信仰的國是強盛的。所以,國慶登山,意義非凡。
  依稀有當年簡樸寺廟輪廓,簡樸,該是與佛最為接近了吧。
  國慶之雨中山行,緣於一張白紙的童真,或許,般若智慧的佛與混沌未開的童真有著天然的融合對接吧。
  “雨中登東山”
  嗬嗬,讀過“雨中登泰山” ,泰山極頂,依然是佛法觀照。
  “世間好語書說盡,天下名山僧占多”。
  有著龍脈馳年的泰山如此,區區一個桐梓東山?
  順路而上,好是順溜,路旁,時代色彩標語雜於綠茵樹叢,總有著或多或少的紮眼不適。
  不知什麽時候起,路,變成了彩色。隨行朋友說,這是政府作為,彩色顯眼,好看!萬綠叢中一點彩?我好是無語,自然綠色才是天下最美麗的色彩呀!
  不作為的作為!當然,收益多多。
  突然想起一幅對聯:滿朝文武藏綠卡;半壁江山養美人。橫批:“吏”害了我的國。入木三分啦!
  是路好走還是談笑放鬆?很快我等便到了數十年神聖沉澱的“三叉埡”,可憐的是,我心裏沒有了那份莊嚴和清淨。
  寺廟依山,有多間殿宇,路麵鋪精致刻石,寺廟黃牆青瓦,多處牆體還散著油漆味道,裝修電鑽突突鳴響。寺廟未見住持僧侶,也沒有該有的鍾磬之聲,唯在偏房裏,一位中年和尚正顛鍋炒菜。
  與所有寺院一樣,大殿左右均有對聯護法,奇怪的是,主要牌匾均為有勢之人,不能說字不好,是捐贈多多和能量強大吧?
  最讓我大跌眼鏡的是已故中國佛教協會會長,大書法家趙樸初先生題寫的“佛頂山降龍寺”牌匾如雜物一般被隨意丟棄,牌匾日曬雨淋,慘不忍睹。要知道,趙老為書法大家,聲名遠赫,若不是為廟名題寫,“三叉埡”斷然請不了趙老先生題字。文化被踐踏,佛法任飄零,悲哀呀!這哪裏是童真時期的佛法淳厚,分明是商氣,官氣混搭的不二法門。突然開悟,靈魂的仰望,思想的匍匐,隻屬於那個純淨的年代。追夢 朝聖,夢,永遠飄浮;聖,時常高遠,與其混跡偽善虛真的自欺欺人,不如做個喝酒愛女人的真實自我。
  東山之頂,一尊金色觀音塑像巍峨矗立,在森林環抱中,尤為熠熠生輝。菩薩目光處,兩根碩大煙衝衝天而立,兩條巨大煙龍恣意菩薩天空。
  何處是桐梓標誌性建築?有說嘉華酒店,有說世紀廣場,我卻說,這兩管肆無忌憚的煙龍才是桐梓最奇葩的標誌性建築。
  與觀音菩薩並立的該是“阿彌陀佛”和“大勢至菩薩”,又稱西方三聖,可是,在桐梓東山頂上,與菩薩為臨的居然是兩條唯我獨尊的汙染煙龍!
  據說,煙龍始作俑者為桐梓前縣委書記,他“力排眾議”,堅持引入,利欲熏心啦!
  哎,權力終歸大過佛法,佛法是需的,而權力是實的。要不,三叉廟宇怎會佛表權裏,佛麵商心?
  嗬嗬!還好,霸道縣委書記已身陷囹圄,快哉!可快哉阻止不了煙龍橫霸天空,快哉,抵禦不了銅臭佛法。
  “一輪明月驚山鳥;幾杵疏鍾醒世人”(三叉埡廟宇對聯)
……
  嗬嗬,融融陽光由窗戶射入,探身一看,小區花園好是熱鬧,小孩追逐,老人牽手……還呆陋室嗎?不!陽光邀約,時不待我,我毅然決然走出陋室,走進陽光!
  2018年10月11日匆匆寫於未來方舟至花果園途中
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相關閱讀

最新評論

返回頂部